首页 >>
易见股份营收下滑 转型金融科技成效待考
发布时间:2019-06-12 17:57:20 来源:皇朝棋牌-棋牌赌钱-十大现金棋牌排行榜点击:6

  郑瑜、何莎莎

  区块链被视作继互联网之后的新一代革命性技术,持续受到国内外金融机构与非金融机构的广泛关注与积极实践,而供应链就是其中一大场景。

  A股上市公司(600093.SH)近期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22.76亿元,同比下滑48.69%,实现利息收入2.49亿元,同比增长183.0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1亿元,同比下滑6.46%。

  截止到5月22日收盘,易见股份每股11.90元,相较于上个月最高19.45元/股,市值下跌近40%。

  对于营业收入的下滑,易见股份在股吧中解释称,主要是公司供应链业务模式发生变化,在传统供应链模式中,基于下游核心企业的信用为上游供应商提供供应链服务,公司必须参与到上下游贸易链条中,形成公司对核心企业的应收账款,确保资金安全。在“易见区块2.0”上线后,核心企业“可信数据池”建设完整,公司将具备上线条件的供应链业务实施线上管理,以智能合约为风控手段,逐步减少直接参与贸易的供应链模式,导致本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减少幅度较大。

  2014年,原本主营汽车零配件的易见股份开始转型煤炭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业务。2016年,易见股份向金融科技转型,与IBM中国研究院一期开发易见区块链技术应用系统。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来,易见股份曾三次因遭遇区块链概念炒作,发布风险提示公告解释区块链业务尚未对公司业绩产生较大影响,提示投资者注意风险。

  多次澄清区块链的业绩影响

  尽管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易见股份三次对公司的区块链运用等情况进行了说明,澄清区块链业务对业绩并无较大影响,但是市场与投资者对易见股份的区块链概念始终热情不减。

  今年4月3日,易见股份因股票涨幅较大,发布风险提示公告,解释澄清子公司通过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审核,仅仅是相关情况登记,并不代表受到网信办认可。根据Wind统计,4月1日~3日易见股份股价涨幅达到33.13%。同一时间段,根据代币排名网站CoinMarketCap,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主流加密资产比特币涨幅约为20%。

  事实上,被市场概念炒作裹挟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在易见股份身上了。

  去年1月12日,易见股份称因关注到市场和投资者比较关注区块链技术及公司投资区块链业务的相关情况,且有媒体对其区块链业务进行报道,股票涨幅较大,申请停牌核查。1月16日,易见股份公布停牌核查结果称区块链技术运用对公司当期业绩影响尚无法核算,业绩影响情况不显著。

  但是该公告并未“拦住”投资者的热情,1月16日复牌收盘价格为18.63元,以当日收盘价格计算,半月之内易见股份股票累计涨幅达61%。

  也正是由于事情继续发酵,引发了监管层关注,1月1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下发监管工作函表示,近期市场及投资者对易见股份区块链相关业务关注度较高,股票价格短期内涨幅过大、上涨速度过快,可能存在概念炒作与跟风投资,要求易见股份如实披露最新进展。

  1月19日,易见股份再次发布停牌核查结果,二次强调了系统处于非常初期的探索、技术处于初级阶段,对业绩影响影响不显著、未来不确定等等。此后股价开始逐步回落。

  无独有偶,比特币在该时间段表现也十分抢眼,其在2018年开年快速攀升,在1月7日达到16824.30美元/枚高点后开始回落,1月19日后,徘徊在万元大关。

  2018年2月28日,易见股份再度因媒体将公司列为区块链概念,当日股价上涨较快发声,提示投资者注意风险,坚称未从事市场所认为的区块链业务。同样的,自该年1月底到2月28日持续走低,下探6000美元/枚的比特币,在2月28日重新站上10000美元大关。

  科技含量被会计核算“雪藏”

  那么,为何易见股份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屡次表示区块链对其业绩仍无法产生“较大影响”,股价仍然会随着区块链行业的热度而起伏?投资者为何会因区块链相关的利好而对公司未来产生良好预期?其转型金融科技成果如何?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易见股份前身禾嘉股份,1997年在上交所上市,主要经营加工业务。2004年,禾嘉股份置入汽车配件公司股权,进军汽车零部件业务。根据2017年研究报告,2010年后零配件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禾嘉股份汽车零配件业务增长乏力,2014年,汽车零配件业务毛利大幅下滑,面临困境,同年,禾嘉股份开始转型供应链。

  在原主营业务受挫,转型供应链的路上,易见股份想到了利用火爆的区块链技术加快产业升级。上述东兴证券研报也指出,禾嘉股份将区块链系统投入运行,能够解决中小型药商融资难问题。具体而言,应用区块链技术可以建立起供应链各方之间的信任网络,保证业务数据真实性,降低融资机构贷款风险,减少供应链上下游资金的周转时间。

  2016年,由禾嘉股份与IBM中国研究院开发的易见区块链应用系统“易见区块1.0”诞生。

  依照易见股份2016年年报介绍,易见股份坚持“双轮驱动”的发展策略,一方面坚持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业务;另一方面推进以技术创新发觉新的市场机会的发现,具体而言,就是依托公司与IBM研发的区块链供应链管理中的运用系统“易见区块”系统的上线推广,努力实现从传统供应链管理服务向以科技为核心的金融科技方向转型。

  2018年,易见股份技术团队自主研发了“易见区块2.0”,其中创新产品为“可信数据池”。

  不过在引入区块链技术的三年多来,在易见股份不断声明公司对区块链探索应用仍处于初期,对业绩尚未产生较大影响。近日,易见股份公布的2018年年报中技术含量占比也引发热议。

  根据年报,易见股份主营业务按行业划分为供应链管理、保理业务、信息服务业务,对应供应链管理、保理业务、信息服务业务,公司确定了三个报告分部。信息服务分部用于从事“易见区块”系统以及其他科技创新的持续研究开发、推广应用和运营维护等服务。

  其中信息服务分部在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60亿元,同比上涨103.95%,毛利率99.90%。

  但是,易见股份的信息服务分部收入构成在2017年到2018年经历了较大变化,也因此被外界质疑其区块链在其中究竟是否发挥作用。

  记者看到在年报信息服务分部中,2018年营业收入为66.624万元,利息收入则为2.597亿元。外界由此质疑是利息为该主要从事区块链系统以及其他科技服务的业务提供了主要贡献,而非区块链等前沿技术。

  记者对比2017年发现,信息服务分部的营业收入为1.276亿元,未列出利息收入项目。

  2017年“易见区块”系统的盈利主要分为利息收入和服务费收入,其中通过霍尔果斯易见区块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收取利息946.03万元,通过深圳市榕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榕时代”)收取服务费1.27亿。

  对此,易见股份方面表示,公司信息服务行业主要是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榕时代在从事“易见区块”系统的推广应用和运行维护等服务取得的收入。

  那么为何公司信息服务行业在2018年又出现了利息收入?信息服务行业科技含量几何?

  易见股份方面表示,“易见区块”的商业模式主要为平台服务模式,其提供的技术服务费按融资额的一定比例收取,至于2017年、2018年信息服务分部营业收入变化问题,易见股份方面表示,实际上2017年服务费是放在营业收入中核算,并未放入利息收入项目核算。主审会计师认为易见股份平台上所有投放的业务,不论是供应链业务还是保理业务,收取的信息费用,皆是按投放的金额收取一定的比例,与保理业务的利息收取方式类似。“打个比方是,公司与客户签订两份合同,一份是平台使用的技术服务合同,一份是保理合同,两份合同的利息收入与服务费都是按照同一单业务的投放金额比例收取,会计师认为信息服务费和利息服务是一个组成部分,因此就把信息服务费放在利息收入中核算。此外66.624万元的营业收入,是公司客户端系统安装维护收取的服务费。”

  有会计师认为,2018年会计师的判断(将信息服务费计入利息收入)基于会计实质重于形式的基本原则,符合会计准则的规定。

  有长期研究易见股份的专栏作者对记者表示,易见供应链业务在“易见区块”没有开发之前,主要由商贸与代付两部分组成,代付为易见股份通过为核心企业垫付资金产生利息收入。虽然代付业务不用区块链也能产生利息收入,但是代付存在风险,尤其是偿还意愿问题无法解决,而这一问题恰好可以使用区块链来解决并保证利息收入。总的来说,易见股份供应链代付业务中区块链的贡献无法忽视。

  但是也有行业人士表示,利息收入是企业将资金提供给他人使用而获得的收入,因此是否将有关收入列入利息科目重点是看企业是否向他人提供资金,如果没有提供,其所有收入都不应该列入利息科目。“服务费支出和利息支出对资金融入方来说都是融资成本,因此如何划分问题不大。但是对于因为提供信息服务而按融资额收取的费用,不能列入利息收入,这个收入与利息收入毫无关系。”

  同时易见股份相关负责人强调,目前在平台上融资的企业必须接入“易见区块2.0”系统,2018年信息服务分部下全部都是信息技术服务费用。今年公司将和会计师事务所沟通,将此部分收入进行更好分类,使其反映业务实质。